教练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教练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山东临沂市场葱姜蒜再陷三国杀怪圈颅果草

发布时间:2020-10-19 02:53:31 阅读: 来源:教练车厂家

山东临沂市场葱姜蒜再陷三国杀怪圈

近几年葱姜蒜薹价格走势图一览(注:以上价格均为地头收购价)。

你扬我抑年复一年,“姜你军”遇上“葱倒倒”、“薹低迷”并非偶然

眼下,一场轰轰烈烈的葱姜蒜“三国杀”正在上演。一斤生姜10元钱,零售身价远高过五花肉,“姜你军”正汹汹来袭;而蒜薹则新货丰收在即,陈货却仍堆满冷库,蒜商每斤最少净赔1元多,“薹低迷”已初现端倪;一蹶难振的还有大葱,去年岁末,面对1元一斤地头收购价葱农还惜售,而今一级品能开出每斤0.8元,葱农则争着往外抛……

“姜你军”怪相:收购价创出15年来新高

14日是农历三月十五,兰陵县大仲村镇迎来热闹的春季山会。一大早,“姜经纪”索志林就驮着从沂水收购的大姜来贩卖,可吆喝一上午却没卖出去多少,“问的人多,买的人少,一听外地姜售价还7元一斤就吓跑了,只怪姜价太高。”

谈起今年来势汹汹的“姜你军”,索志林连呼“15年来未遇”。“去年兰陵产鲜姜刚上市时,收购价就创出近三四年来的新高,3元一斤还遭疯抢,我抢购了两万斤存入窖子。”索志林说,随着姜价一路看涨,自己按捺不住陆续进行了抛售,“当时觉得每斤4.3元左右的售价已超乎想象了,到今年正月二十前后,我抢收的两万斤就卖光了。现在想来却是追悔莫及,如今兰陵产姜价都涨到7.6元一斤了,很多人都像我一样,守着历史高价却无货可卖。”

为了抢搭“15年来未遇”好行市,索志林趁着姜价上涨,从外地收购了几车姜转卖,“因为本地姜所剩无几,一天都收不到一车,于是我就从沂水收购了4000多斤,但是那边姜的品质比不上咱本地货。”索志林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一袋姜,“姜都不是大块的,而且还带有很多泥沙,收购价却跟着水涨船高达到每斤6元,刨除晾晒清理的损耗,成本就达7.26元一斤。原本想卖7.5元却无人问津,今天赔钱降到7元出售仍是卖不动,只怪品价难符。”

“前两天,有朋友贩了一卡车25吨生姜到上海,千里辛苦只赚了40元钱,但他至少没赔钱,而我这数千斤姜卖完至少得赔2000元。”言谈之中,在索志林等姜贩看来,“姜你军”袭来,姜农受益匪浅,囤姜者也分到了一大杯羹。

姜价创造历史极值,带来的最直接反应就是姜农扩种热情高涨。眼下种姜时节将至,记者在地里见到了正忙于平整土地的姜农邱中金两口子,而他们则在为抢不到姜地而烦恼。“去年地租一亩才600元,眼见姜价翻番,今年少了800元别想包到地,有人甚至出价到每亩900元到处找地。我勉强包到了6亩地,比去年少多了。”

“薹低迷”惨痛:个别“炒薹团”赔了上百万

在蒜薹主产区之一的兰陵县磨山镇河套屯村,当地有名的“蒜经纪”刘朝新开着价值30万的新车路过地头,都会引来人们羡慕的眼神。“我去年农历10月趁着蒜薹价高,将收储的上百万斤全部抛售,并把握住了大蒜行市,未入库就高价转手,不仅成功避险还赚了一部车。”14日,刘朝新向记者道出了令别人羡慕的原因。

然而谈起惨痛的“薹低迷”时,刘朝新仍唏嘘不已,“去年蒜薹价格涨声一片,草薹子开秤即卖出2.4元一斤的高价,并一路涨至近3元。而笨薹子则2.8元一斤起步,遭疯抢时每斤卖到了3.4元。然而高价收购入库后,行情却是急转直下,全国各大市场都出现高价滞销的局面,到如今兰陵县本地很多冷库里还堆满了未卖出的陈货。”随后,刘朝新算了笔账,去年“炒薹团”平均收储价格开到3元一斤,冷库租赁费每斤约1元,贷款炒作蒜薹的银行利息均摊到每斤还有0.5元,合计每斤蒜薹出库成本就到4.5元。可就在本月初时,出库价已跌至3.6元,“我有朋友存了两个冷库约110万斤蒜薹,攥在手里原本想等价格合适再卖,如此算来已赔了100余万元。”

“今天的出库价早跌至2元多一斤了!”同为“蒜经纪”的徐会国在一旁更正说,自己近些天就忙着帮滞销的蒜薹商人出货,“仅我知道的兰陵本地冷库,还积压着不少陈货。眼瞅五一将至,新蒜薹就要上市了,货主急得是给钱就卖,很多货都是赊销出去的,能捞回来一点是一点。”

今年新蒜薹还未上市,受陈货滞销打压,行情已及其堪忧。14日,在河套屯村蒜地里,记者见到了正头顶日头浇灌的蒜农李昌汉两口子,他们拔出一棵蒜苗比划着说,“你看这蒜长势,近些年来少有的,植株都比大拇指还粗,今年可算是个丰收年,蒜薹每亩增产一成算少的。”但谈起对开秤价的预期,老农却很悲观,“一斤能卖到2元钱就不孬了。”

嗅觉灵敏的刘朝新则向记者透露,外地很多蒜商在损失惨重之后已放出话,今年蒜薹开秤价高于2元一斤就不来了,而本地蒜商则将心理上线定为2.5元,“一头是新货丰收大量上市,一头却是蒜商收储热情低迷,今年的价格相比去年不知低到何处。”

“葱倒倒”意外:每斤批发仅0.8元远低预期

在我市大葱主产区之一的兰陵县大仲村镇永安村,14日记者到访时,眼见葱农们一脸的无奈。“年前的时候行情多好,感觉年后还得涨,每斤2元的地头收购价应该没问题。但过了年葱价就一路跌声不止,现在品质最好的大葱每斤能卖到0.8元左右已属不孬,盘点下来赔惨了。”葱农徐中平解释说。

徐中平指着自己的一大片葱地懊悔地说,自己去年11月底还很沉得住气,15亩大葱一棵没动,那时候收购价都能在每斤1元以上,且很多菜经纪都看好今年的行情,说肯定能再涨,没想到今年会是这个价格。

“从上个星期,我开始卖地里的葱,刚开始卖那天一级品每斤还能到1元,后来一天不如一天,先跌到0.9元,又跌到0.8元,现在看过几天还得再跌。而葱贩子也在抱怨生意难做,0.8元收上去处理好最高批发价也就1.2元每斤,除去人工、运输,也几乎没得赚。现在我只剩下6亩葱,5月1日后估计能上市,到底能卖个什么价我心里也没谱。”徐中平无奈地表示。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市各大农贸市场和超市里卖的一部分葱是本地葱,还有相当一部分来自福建。葱商普遍表示,大量福建葱涌来产生的“意外”冲击,就是造成本地葱价格下跌的主因之一。

皇山蔬菜批发市场的一位大葱批发商表示,去年福建当地雨水较大,天气又热,原本以为那边的大葱会减产严重,没想到年后市场上到处都是福建葱。今年我市的外地葱几乎都由江苏常州的市场运进来,包括寿光市场上的葱也有很多来自福建。除了临沂葱价受影响走低外,像安丘大葱行市也不好,地头收购价甚至还不如临沂的高。

受制于葱价跌跌不休,急于回本的很多农户纷纷自行做起了贩卖生意。“我这些天啥事都不做了,全都忙着自己刨葱运到集市贩卖,辛苦奔波就为能赚个零售价差。”然而一番辛苦下来,徐中平却发现收效甚微,“在搭上运费和工夫后,卖价虽然有所提升,但贩运过程中每挪一次地方,都会折称不少,赚到的钱又赔进去不少。”

无锡早泄医院哪家好

甲亢医院有哪些

南京专科医院治疗前列腺疾病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