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教练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观察玉林毛织业你的春天在哪里文章库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2 10:53:30 阅读: 来源:教练车厂家

一个曾经被视为玉林东部产业转移的标杆行业,现在却成了劳动争议投诉众多的行业,其经历黄金十年的发展后现在却处在转型的十字路口

近日本报热线接到多位毛织厂的工人反映,自己的工资被厂方克扣,多者过万元,少的数百元,而且有的拖欠时间已经长达两年。为何毛织业会如此集中地发生拖欠工资现象,在劳动密集型行业企业用工屡屡告急的情况下,资方的态度为何还是如此的傲慢?本报记者对此进行调查时发现这个行业粗放式发展形成的种种潜规则,而这些不规范的地方不但损害了工人的权益,也妨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

■■一个行业的乐与痛

毛织业对玉林有着特别的重要意义玉林市第一个迅速形成产业规模的东部转移产业。这种转移从上世纪末到新世纪初,毛织厂如春潮般地从广东直奔玉林。北流市振益毛纺厂的一位生产主管总结这种现象的经济逻辑,玉林相对广东来说,生产成本低,人工成本便宜,工业用地的租金、电费的成本优势明显;投资简易,玉林有大量空置民居,租下搬进机器就马上可以组织生产。这对利润率极低的毛织业来说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容县的毛织业兴起于2000年,到2007年时已达到1200多家,从业人员超5万人。除部分毛织厂是广东、香港老板投资外,大多数是曾在广东毛织厂打工的容县籍技术工人带着技术和资金回家乡开办的。他们善于抓住机遇,在承接东部产业转移中,看准了毛织业,根据资金多少和实力大小开办不同规模的毛织厂,少的投资十几二十万元,有二三十台机二三十名工人就可在家庭办厂,资金多的可以开办大型的毛织厂或开设分厂,招收三五百人开办上规模的毛织厂。其他县(市、区)毛织业的发展情况也与容县类似,其波涛汹涌转移之态势甚至让人以为玉林能在数年后取代东莞成为中国的毛织业王国。

然而这种情况没有发生,玉林的毛织业现在还是一盘散乱的状态,甚至由于周边一些工业成本更低地区的争抢出现了流失的现象。毛织业最肥水的设计、营销部分还是留在了广东,而玉林所接纳的是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的加工制造环节的部分工序,处于该行业链的最低端,除了吸纳劳动力外,毛织业对地方经济的贡献甚少。

多年在广东毛织厂工作的北流市的傅先生坦言:粗放式的发展格局损害了该行业在玉林的升级换代,长期会造成大企业没发展,小企业生存难!这种万马竞争的局面造成毛织业的恶性竞争最集中于人力资源的争夺,大家拼命地抢人,甚至以超出自己生产成本承诺高昂的人工费。傅先生说:按照目前玉林毛织厂的数量,现有的人力资源很难满足,大家都处于饥渴的状态!

■■潜规则下的恶性循环

记者在调查时发现这种无序竞争的局面造成了该行业的种种潜规则,而工人成了这种规则的直接受害者。

毛织业的一个普遍行规是对新接收的工人先扣押其开始40天的工钱,如果能够工作到1年,在每年放年假时结清,否则分文不得;所有的工人休年假复工后继续按惯例又押其开始40天的工钱,美其名曰押金,这是毛织厂防止被其他工厂挖脚的有效手段。北流市的陈女士经熟人介绍,年初到该市一家毛织厂工作,由于相信熟人,而且在该厂工作的职工基本都没有签劳动合同,所以当时她也没有想过要签合同。厂里按件算工资,经常加班,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1至12个小时左右。一个月正常休息时间通常只有一天,有时候活多,就连一天休息也没有了。工资隔月发放,累计下来,就有40天的工资总领不到。由于与丈夫长期两地分居,结婚多年没有生育,陈女士今年9月想请假10天与丈夫在一起,老板对她说:请假10天你干脆辞工算了,至于1000多元的押金你就不用想拿了!在权衡种种得失后,陈女士放弃了押金离开了这家工厂。

毛织业另一个普遍的现象是没有工商营业执照的家庭作坊式黑工厂非常多。北流市的蔡女士带领记者来到该市铜州市场附近一个比较偏僻的民居,这里大门紧闭,周边是嘈杂的市场声,记者耳朵贴近大门才隐约听见里面似乎有机器工作的声音。这家毛纺厂原来有着合法的手续,2008年后其工商营业执照到期,就搬离原来厂址来到这个角落继续生产,并且再没有年审!为什么这些毛织厂甘冒被查处的危险沦落成黑工厂呢?蔡女士道出了其中的玄机,这样工厂能把市场的风险更好地转移到工人身上,而劳动部门查处困难。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黑工厂拖欠工人工资的现象严重,蔡女士夫妻2人全年被拖欠工资达1万多元,后来2人离开该厂后多次找老板讨还均分文未得。最近一次她上门正逢老板发工资,她请求其先还200元做生活费,老板傲慢地说:我的这些钱要先满足现在这批工人的工资需要,至于你的钱等我有钱以后再慢慢还吧!据悉,光是这家工厂拖欠工资的工人就有20多位,工资数近8万元。而长期与欠薪工人讨价还价老板也成了老油条,变换手机号码达10多次,记者采访其为何拖欠工资,他反问没钱怎么发,就挂断了电话。

蔡女士曾经把该厂的情况反映到北流市劳动部门,得到的答复是像这类工厂没有工商营业执照、没有劳动合同的情况劳动部门非常难调查取证,建议其到法院打官司,然而蔡女士说自己现在吃饭都困难,哪里有钱打官司。记者致电北流市劳动部门得到的答复与蔡女士一样。

傅先生说,这类黑工厂的不法行为也损害了众多合法工厂的利益,长期下去将使这个好不容易培育长大的新兴行业失去其活力。

■■行业呼吁春天快点到来

位于北流市白马镇的南达针织时装厂是玉林市最大的毛织企业,现在总投资超过6000万元,每年为当地贡献巨额税收。今年该公司淘汰落后产能,加快升级换代,促进工业技改扩能,投资1000多万元引进了一条160多台电脑编织机的自动化生产线,实现了产能的升级,这种编织机1人可完成24人的工作量,引进该设备在切实解决乡镇招工难问题的同时,既升级了生产技术,又降低了生产成本。该厂的叶总曾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玉林毛织业的规模已经上到了一定的档次,现在的关键是做强,要考虑把形成一定规模的产业集聚到工业园中,围绕扶持大企业做成一个产业链,逐渐把相关配套产业及销售、设计等高端技术环节吸引到玉林来。要出台政策加强整合,提高行业进入门槛,这也是防止恶性竞争的最佳方法。

而毛织业资深从业者傅先生建议,要加强管理、规范,工商、劳动等相关部门要互相配合,查处黑工厂,切实保护工人的合法权益,把一批害群之马驱逐出去;要奖励、保护好合法经营的工厂,这样行业大发展的春天才会到来!

(报料人:陈女士 稿费:20元)

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

寻医问药

长沙中科白癜风医院

成都医大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