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教练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访Facebook御用律师事务所勇于冒险包容失败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8:56:11 阅读: 来源:教练车厂家

泛伟律师事务所(Fenwick & West)董事长戈登·戴维森(Gordon Davidson)

为什么美国加州硅谷会成为全球创新的源泉?对于这个问题,或许泛伟律师事务所(Fenwick & West)董事长戈登·戴维森(Gordon Davidson)最有发言权。近日,他在位于硅谷核心地带的山景城(Mountain View)总部接受了新浪科技的独家专访。

在美国数以万计的律师事务所中,或许泛伟律所的规模并不大;但在高科技领域,这家只有300多人的律师事务所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泛伟1972年创建于加州硅谷,见证了这个创新圣地四十年来的兴盛辉煌,辅佐了苹果、甲骨文以及Facebook等诸强从小创业公司成长为科技巨头。

他们帮助乔布斯组建了苹果电脑,安排了甲骨文、EA、赛门铁克、Ebay的首次公开募股交易(IPO),辅佐了思科的诸多收购交易,代表了Napster、亚马逊等棘手的知识产权诉讼,操办了Twitter、Pinterest、Path等大热创业公司的融资交易。

而眼下,泛伟最受瞩目的客户则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戴维森将承接Facebook筹资50亿美元的上市交易。

来自东海岸波士顿的戴维森在湾区一呆就是四十多年,亲身经历了硅谷这黄金时期的飞速发展。戴维森1971年获得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毕业之后在斯坦福研究所出任计算机工程师。在短暂创业之后,戴维森从斯坦福法学院毕业,成为了一名为创业者服务的律师。他曾入选《福布斯》杂志评出的“美国百大风投撮合者”,多次被评为“美国百大最有影响力律师”。

在戴维森看来,硅谷之所以能在全球脱颖而出成为创新圣地,主要受到几大因素的左右:鼓励创业的高等学府、代代传递的创业文化、风投与律所的生态体系。

斯坦福与创业文化

戴维森认为,硅谷成为创新圣地首先离不开高等学府,斯坦福和伯克利等知名大学的存在是硅谷高科技的创新动力根源;这些伟大的高等学府培养了一批批的优秀人才,浓厚的学术氛围促使技术人才带来一个个科技创新。

而就创业而言,斯坦福更是成就硅谷辉煌的关键因素。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斯坦福大学就积极鼓励学校教职员工和学生开办公司进行创业。这所学校有着很多传奇的创业故事,校长约翰·轩尼斯(John Hennessy)就曾亲自创办两家公司,目前还担任着谷歌董事。

思科诞生于斯坦福校园,而雅虎则是杨致远和同学在斯坦福实验室的产物,而谷歌的成长更是离不开斯坦福大学的鼎力支持。斯坦福大学提倡教授创业,鼓励他们将科技成果转化为实际产品。惠普、Sun、雅虎和谷歌都曾经得到斯坦福大学科研力量的帮助。

在斯坦福大学的牵头下,硅谷地区聚集了上万家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而人数不超过50人的创业公司占据了总数的80%。四十年来,一家又一家创业公司在硅谷成长为科技巨头,推出一代代的革命性产品,不断改变人们的生活与科技的发展。而这些公司正是硅谷创业文化的最好体现。

鼓励冒险包容失败

其次,戴维森认为,硅谷有着非常悠久的创业精神传统。早在1939年,惠普两位创始人就在一间车库创办了这家硅谷最富盛名的公司。而迪士尼则是惠普的第一个客户,他们订购了8部音频振荡器。

硅谷的创业文化也刺激着一代代的年轻人去追逐着自己的梦想,而他们也总能得到成功者的指导与帮助。苹果联合创始人乔布斯在少年时曾致电惠普创始人,为自己争取到实习的机会。而在乔布斯功成名就时,他也毫不吝啬地向创业者给予帮助,传承着硅谷的创业精神。

谈到创业文化,戴维森尤其强调了倡导冒险与包容失败这两大要素。他表示,硅谷的文化鼓励人才去创业和冒险,但同时也不会嘲笑失败;因为有多少成功者,就有更多的失败者。一次成功之前或许是数次的失败,只要总结失败的经验,就可以从新再来。

戴维森指出,在硅谷,创业失败从来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因为只有勇于冒险的人才可能失败,而不敢创业就永远不会有成功,这是硅谷独特的文化。他还拿自己的家乡波士顿进行了对比。波士顿也聚集了麻省理工、哈佛等全球最出色的大学,拥有着实力雄厚的银行财团,但波士顿却只是科研中心,没有成为硅谷这样的创业中心。

他分析称,东海岸的人偏于保守,人们通常跳槽不多,害怕事业失败,也不太敢辞职创业。而那里的银行也缺乏冒险精神,更多希望通过贷款获得稳定的利息,不敢从事成功概率较低的风险投资。因为对于风投而言,五次投资可能只有一次成功,而这一次就能带来非常可观的回报。

风投律所生态体系

戴维森表示,创业还需要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没有风险投资的介入,创业者只能是无米之炊。小小的硅谷吸引着全球超过60%的风投资金。被称为美国风投之父的亚瑟·洛克(Arthur Rock)是硅谷风投的领军人物。1961年,洛克从纽约来到旧金山,帮助这里科技公司进行创业,从而缔造了硅谷数十年的风投文化。

洛克当时表示:“加州人有着创业精神,但资金却全在东海岸,我决定把东部的钱转移到加州来,支持新兴的高科技企业”。正是在他的资金支持下,英特尔成长为科技巨头。英特尔传奇CEO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就曾表示,自己的成就有一半都要归功于洛克。

而律师事务所则扮演着风险投资与创业者之间的桥梁角色,他们创造各种机会帮助创业者接触投资人,提供完善的法律服务安排融资事宜,并在科技公司的成长过程中提供知识产权、并购上市等全方位的服务。

泛伟与KPCB、安德森基金会、红杉资本等数十家风投公司有着多年的密切合作,是Twitter、Path、Pinterest、Flipboard等众多创业公司融资的背后撮合者。据戴维森介绍,泛伟每周都会举办活动,有100多名创业者和30多名投资人参加,引荐创业者给投资人。

对于资金紧张的创业者,泛伟会通过现金、股票或者递延收费等多种收费形式,帮助创业者进行融资和组建公司。而建立与创业公司未来的长期合作关系是泛伟的关注重点,他们与思科、赛门铁克等公司的业务关系可以追溯到数十年前的创业时期。

泡沫论与中国市场

Facebook已经提交上市申请,或将在5月份上市交易。按照市场预计,Facebook的估值可能会在750亿-1000亿美元。Facebook和Twitter估值的高企也带动了诸多小创业公司的估值飙升,Flipboard和Instagram等应用开发商的估值都达到了数亿美元。很多人认为,目前的高估值背后存在着不小的泡沫因素。

但戴维森认为,目前的创业公司高估值与2000年左右的网络股泡沫存在着本质不同。在网络股泡沫时期,大量的网络公司蜂拥上市,但很多公司都没有盈利,甚至有的连收入都非常少。但现在Facebook拥有数十亿美元的营收和盈利,商业模式与十年前有着巨大差异。

他详细指出,Facebook和Twitter都有着数亿用户,也实现了巨额营收,他们的高估值是可持续的。而对于一些应用开发商,他们也有着巨大的用户基数,虽然暂时没有找到盈利模式,但他们的商业前景得到了风投的看好,风投也愿意冒险进行投资。即便泡沫存在,也仅限于风投领域。更重要的是,估值的增长是基于对未来前景的高预期,而不是基于目前的盈利状况。

谈到中国市场,戴维森介绍称,目前很多风投公司都把中国作为关注重点。虽然中国市场存在着不确定因素,但风投总是受到恐惧和贪婪这两大因素的驱动,不愿意冒险就会失去巨大的机遇。而作为这些风投的长期合作伙伴,泛伟也希望帮助中国创业者获得美国风投的支持。

泛伟在中国IT领域已经拥有不少大客户,阿里巴巴和新浪都是泛伟的合作伙伴。此外,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公司来美国上市、获取专利授权以及并购,而提供综合的专业化法律服务正是泛伟的业务优势所在。未来泛伟将在中国市场投入更多精力,大力拓展中国高科技公司客户。

后记:

采访结束后,戴维森拿出了公司的业务宣传册,里面记着泛伟的创业公司客户名单。在里面有Twitter和Facebook这样如日中天的巨头,也有Path、Pinterest、Square等势头正猛的新锐,但更多的是一些尚不知名的公司。

据戴维森介绍,这些小公司起步不到两年,员工甚至只有个位数,远未实现营收,但这些却是泛伟的未来重要客户。他很认真地指着名单说:“下一个苹果,下一代Facebook,或许就在其中。”

预约挂号官网

免费24小时在线医生

挂号服务平台收取服务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