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教练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宋徽宗睡过秦桧的女人王氏

发布时间:2021-02-24 11:33:19 阅读: 来源:教练车厂家

揭秘:宋徽宗睡过秦桧的女人王氏?

王氏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每一位读者都会有一个结论。历史是正义与罪恶的果实,有精华也会有糟粕,拂去尘埃,苍天无语。

走近西子湖畔的岳王墓,石人石兽相衬着墓阙后面跪着的四个罪人,这是千秋万代的忏悔还是万代千秋的耻辱?

三男一女:秦桧、万俟卨(曾经也有过一段灵魂的闪光,在绍兴初年在沅州任职,游寇曹成来攻,奋勇抗击而得到朝廷赏识)、张俊(曾经战功赫赫,位居抗金名将之列,是嫉妒岳飞比你能打,还是出于什么目的,诬告岳飞),这三个是构成岳飞冤案的奸臣,而那个女的呢?就是秦桧的老婆王氏。

打量着岳飞墓阙上镌刻的两幅名联:

其一: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其二: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而今叛伪真。

自古薰莸不同器(薰是香草,莸是臭草;薰比君子,莸比小人),千百年来,人们总是为岳飞之死的“莫须有”而感叹(其实真正的元凶是南宋高宗赵构,与金议和,金开出四个条件:宋对金奉表称臣;宋每年进贡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宋割唐、邓、商、秦四州;宋杀抗金大将岳飞。

没有他主使,纵有十个秦桧也杀不了抗金英雄岳飞,错就错在岳飞倡导抗金,迎回二圣,这样一来赵构就有可能做不成皇帝,罪恶的私欲,远胜于一切。高宗是幕后决策者,秦桧是幕前指挥者,这王氏是帮凶,造就了千古悲剧。在审问岳飞的过程中,秦桧的亲信何铸审查了有关案件材料后,觉得这不足以定罪,向秦桧反映。秦桧说:此上意也),思味人生,有多少人被“莫须有”这三个醒目的字折磨着灵与肉,多少“莫须有”强加到无辜人的头上。然而,那些奸臣、佞臣、叛臣也永恒地被钉在耻辱柱上,天日昭昭呀。

那么,秦桧的老婆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怎会陪着秦桧跪在这里呢?

北宋末年,“靖康耻”让宋徽宗与宋钦宗父子成了阶下囚。金兵统帅宗翰(本名粘没喝,汉语讹为粘罕)招集宋朝官员议立新帝,并提议由张邦昌为帝,这张邦昌曾经在金营为人质,对金人谄媚取宠,深得宗翰等人信任。

时任中丞的秦桧一直是主战抗金的,慷慨激昂地上书金帅宗翰等人:

世之兴亡,必以有德而代无德,以有道而易无道,然后皇天祐之,四海归之。若张邦昌者,在上皇时附会权幸之臣,共为蠹国之政。今日社稷倾危,生民涂炭,虽非一人所致,亦邦昌为之力也。天下之人方疾若仇也,若付之土地,使主人民,四方英豪群起而共诛之,终不足以为大金屏藩矣。如必立邦昌,则京师之民可服,天下之民不可服,京师之宗子可灭而天下之宗子不可灭也。

秦桧的上书抗议,一下惹恼了宗翰,立刻下令,将秦桧及其妻子王氏并一家十余口,全部掳往金营。

靖康二年三月七日,册立张邦昌为傀儡皇帝,张邦昌粉墨登场。三月末,金兵开始撤离东京。

靖康二年四月一日,宋徽宗与宋钦宗以及后妃、皇子、帝姬、兄弟、驸马等皇亲四百七十余人,臣僚、宫女、教坊乐人等三千余人分批押解北上。其中金将宗望押解宋徽宗、郑太后、亲王、帝姬和徽宗众妃嫔取道滑州而北;宗翰押解宋钦宗、钦宗皇后、太子、钦宗妃嫔和大臣何栗、张叔夜、孙傅、陈过庭、秦桧等一行,取道郑州北上。

沿路不时有人饿死或被折磨死去,秦桧颤颤巍巍地在行列中,目睹这一切惨状,精神已经被折磨得差不多了。当邻近白沟,已经开始绝食,誓死不去金国受辱的张叔夜突然以右手自扼喉咙,惨叫一声而亡。秦桧见张叔夜惨死,吓得魂飞胆破,以前的满腔豪气壮魄都烟消云散。两腿哆嗦成一团,一路忍饥挨饿、鞭笞辱骂,他早就熬不住了。看到阶下囚等如此下场,苟活的心理让他精神变异了。如今,他们夫妇被分到挞懒(汉名昌,是金穆宗的儿子)手下为奴。傍晚,他可怜巴巴地拉住自己的老婆王氏,几近哀求地说:“我们不能这样半死不活呀……”

“官人,那如何是好,我们又逃不掉……”王氏长嘘短叹地说。

秦桧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摇头皱眉,继之又沉默不语,过了一阵,他可怜地对王氏说:“你去求求挞懒吧,我看他对你有意思……”

这王氏娇嗔地道:“就凭我行吗?又没有礼物……”

其实这秦桧也或多或少知道自己这位夫人的风骚,也风言风语听到这王氏被当今圣上宋徽宗睡了,因为那日宋徽宗邀请朝中中郎以上朝臣的女眷(包括妻妾及未及笄的女孩)游幸艮岳园,当时秦桧是殿中侍御史、左司谏,王氏也在受邀之列。(这秦桧是政和年间的文状元,曾任过密州教授等职。

这王氏据说出自王安石家族,二十六七岁,颇有些姿色,自小风骚放浪,未出嫁时就行为不端,闺中不谨,学得一身勾魂摄魄、令男人骨酥肉软的媚功。与秦桧的上司眉来眼去,秦桧也睁一只眼闲一只眼,借助王氏的裙带关系几年间青云直上,从一个小官吏爬上了三品朝官,这自然少不王氏的功劳,当然,这秦桧也是颇有才干的,一开始他一直坚持抗金,颇有点骨气。)

话说那天宋徽宗邀朝官家属游园,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听说艮岳迎宸阁有件宝贝,便乘着三分酒意而来,步入阁中,移步榻前,但见眼前一个白嫩的娇躯尤物仰卧绣榻之上,肌肤柔细,是一个发育成熟的少妇,顿时浑身燥热,欲火焚烧……这女人带给宋徽宗不同于那些妃嫔的趣味,与他玩了许多花样,实在销魂。

当宋徽宗知道她是左司谏秦桧的老婆,两个人心照不宣,从此,这秦桧也借了不少光呀。

“老婆呀,你别玩这清高了,你懂得……”如今,秦桧还要借助王氏与生俱来的资本,摆脱困境,什么君君臣臣都见鬼去吧!

王氏妩媚地笑了,精心打扮一番,向挞懒的帐篷走去……

第二天,挞懒就招呼秦桧,让他来做文书,帮助弄往来文书等,深得挞懒的信任,王氏更是常常去挞懒处“公干”,联络感情。后来,秦桧与王氏如愿返回宋朝,有说是得到金太宗特批,将秦桧夫妇放归宋朝,做了金人的奸细有说是秦桧乘挞懒对他的信任,找机会逃出虎口,返回宋朝……

总之,回到宋朝后,得到宋高宗的宠信(这其间有多少王氏功劳,就不得而知了),官至宰相,并铸成岳飞的冤案。

南宋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届近除夕,岳飞父子的案子经万俟卨等人的严刑加罗织,却无法最后定罪,这让秦桧坐立不安。便在书房吃柑子,手上把玩着柑子皮,大脑运转着。这时,王氏走进书房,看到秦桧的样子,料到为岳飞的案子踌躇不决,竟然不顾女人的善良本性,狠狠地对秦桧说了一句话:“老汉竟这般缺乏果断吗?要知道缚虎容易放虎难呀!”狠毒不过妇人心呀!

于是,当晚岳飞、岳云与张宪冤死大理寺狱。假如这个女人……历史没有假如,王氏,生来就是一个极不安分的女人!从另一件事也能看出王氏的德性:一次,高宗吴皇后请王氏去宫中吃饭,食间上了一道鱼,是从淮河里捕到的青鱼,吴皇后问她曾吃过这种鱼?王氏回答:吃过,而且比这鱼还大……

深圳工业设计

龙岩产品设计

镇江产品设计

蚌埠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