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教练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海都爱心助学两位小女生想上大学改变命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1 23:08:16 阅读: 来源:教练车厂家

闽南网7月24日讯 2015海都爱心助学推出两个栏目:“我想上大学”和“我想帮助TA”,不论是急需帮扶的学子,还是热心人士,都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微博@海峡都市报闽南版留言,微信关注“海峡都市报大泉州”告诉Big哥。

今天将讲述的,是14号学子林小真和15号学子陈惠雅的故事。遭遇的不幸,让两个女孩子更加懂事和坚强。小真是个弃婴,上了年纪的养父,已无力支撑学费。惠雅的爸妈,都久病不愈。这个暑期,她们努力打工,只为凑够学费,上大学,改变命运。

□我想帮助TA

我希望默默资助 不愿意给她压力

昨日,宇宁的故事一经见报,6名爱心人士,便争相希望认捐她的学费。最后,我们只能留给最早有捐款意愿的陈女士。上周,陈女士就已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想要认捐6号学子林海铭。但是,因为海铭已被人认捐,她只能放弃。不过,她叮嘱海都记者,要帮忙留一个认捐名额。

宇宁的事情见报后,陈女士便决定要认捐她。“我直接把学费转给你们,你们拿给宇宁。”她说,她希望默默资助宇宁,不愿意给她压力。此前,陈女士关注过海都公益,也有多次捐款经历,但是一对一的助学,还是第一次。她表示,来年交学费时,让宇宁再联系她,“不用让宇宁知道我是谁”。

读者王先生,前日就打进海都热线通95060,想认捐泉港双胞胎兄弟的学费,没能成功。昨日,他第二次拨打热线,发现又迟了一步。但是,他没放弃,他“预订”了本报今日推出的学子,让记者要帮他留住名额。

不过,在这里,我们先要向广大的热心人表示歉意,因为好心人实在太多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捐到学子。若是想要认捐成功,读者们可以早上打进海都热线通95060,我们将按先后顺序,安排认捐者。

昨日,海都记者将认捐情况告知了宇宁。电话那头,传来她兴奋的声音。“拜托你帮我谢谢好心人!”她说,有了这些帮助,她只要筹到自己的生活费,就能去上大学了。这让她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我想上大学

20年前的雨天,养父把我抱回家

未来无论晴雨,我想一直照顾您

林小真

学子档案 14

林小真 泉港一中 高考成绩:505(文科)

20年前的一个雨天清晨,在现在的泉港南埔镇先锋村,一座破败古厝的屋后,阵阵女婴的哭声,惊动了村子。几名村民陆续赶来,看到地上被遗弃的一名女婴,不知如何是好。一名叫林明风的男人,双手抱起这个柔弱的女婴,当即决定做她的父亲。

一晃20年过去,林明风已经57岁,脸上爬满皱纹;女婴也长大了,名字叫小真。

因为住的古厝坍塌了,父女二人,现在只能住在亲戚家中。两人的住所虽然没有门,但光线不是很好。林明风的床,是他从工地带回的一块板子,上面铺着草席,因为太短了,他都得弯腰睡。

原本,小真还有一个养母。但十几年前,她因受不了家中的贫困,离家出走。林明风一人,靠打零工,拉扯小真长大。为不耽误孩子学习,他常常工作到深夜。

小真清楚记得,有一次,夜里11点多,爸爸还没有回家。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路不好走,夜里又有小车开远光灯,爸爸骑着自行车,在路边摔倒了,幸好被人发现。还有一次,林明风身体难受却坚持工作,最后吐血,住了十几天医院。原来,是他过度劳累又饮食不规律,把胃给弄坏了。

小真是寄宿生,一周才回一次家。每次回家,爸爸都买鱼买肉回来。但是,有一次,小真遇到了一位邻居。“他跟我说,我不在的时候,爸爸只吃稀饭,什么菜都没有!”小真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一旁的爸爸,跟着湿了眼眶。

如今,小真顺利考上龙岩学院英语专业,这样的消息,给家里带来了喜悦。但是,林明风现在身体不好,零工也越来越少,今年来才赚了几百元,“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就想让她去上大学!哎!”

这个暑假,小真找了一份洗碗的工作,每月工资1500元,但得坐车到惠安。为节约10元钱车费,小真每天5点多起来,走一个多小时再搭车,晚上也是下车再走一个多小时才到家。林明风很不放心,便不让她再去。后来,小真老师知道她的情况后,让她到店里帮忙卖海带。

“爸爸收养了我,还非常宠我。”小真说,她能遇到这么好的养父,非常幸运。她希望能完成学业,让爸爸过上好日子。

母亲患子宫癌,饱受病痛

她决心当医生,治病救人

陈惠雅

学子档案 15

陈惠雅 永春美岭中学 高考成绩:589分(理科)

母亲的病越来越重,高考后在外打工的惠雅,前些天赶回安溪县金谷镇的家里,一直陪在母亲身边,心情跌到谷底。

现在,惠雅担心的,不是学费,而是病重的母亲,还能陪伴她多久。

“前年她就不舒服了,一直肚子痛,怕花钱就简单吃药,坚持去打零工。”惠雅低着头,皱着眉说。去年5月,母亲被查出子宫癌,借了20多万元治疗,癌细胞还是扩散了,医生让母亲回家,服药控制病情。她后悔当时没让母亲早点去看医生,也许早些治疗,母亲的病就不会那么严重。

惠雅这次被福建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预录取。病床上的母亲得知她报了医大,担心学医太累,让她换个专业,可是惠雅坚持学医。

十多年来,这个家一直是靠母亲撑起来的。惠雅还有个姐姐和弟弟。在弟弟一周岁时,父亲到云南打工,受了刺激精神失常,一直没办法外出工作,只能在家自理,有时候还会对人破口大骂。

从懂事时开始,每年寒暑假或者周末,三姐弟都会在家拣茶叶和茶枝,帮母亲挣钱补贴家用,过着清苦简单的生活。惠雅的姐姐前年考上福建医科大学,靠好心人的资助,攻读口腔医学。得知母亲病情加重,原本在外打暑假工的姐姐也赶回家里,陪在母亲身边。17岁的弟弟就读于安溪一中,马上要升高三了,成绩名列前茅。他们的努力,是想让妈妈能有一天不用那么辛苦,好好享福。

聊到家里的情况,惠雅哭了出来,眼泪似乎忍了很久。恢复平静后,她低声说,家里这么困难,姐姐和弟弟还要读书,她想过放弃读书,去打工帮家里渡过难关。病重的母亲似乎猜到她的心思,时不时对她念叨,“要读书,以后才能改变命运,不用像我一样打小工”。

听到母亲的话,惠雅才咬紧牙,打消放弃的想法。她想读大学,想改变命运,想帮助像母亲一样生病的人,减轻疼痛,摆脱病魔。(海都记者 陈晓婷 林莉莉 夏鹏程 吕波 实习生 赖志昌 江芬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高度近视如何治疗

去医院检查脱发流程

北京植发专业机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