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教练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农村养老金一个月仅三毛钱古稀老人外出打工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2:07:43 阅读: 来源:教练车厂家

中国农村养老金一个月仅三毛钱 古稀老人外出打工

让我们继续“明天我们如何养老”的话题。在全国1.85亿老年人口中,有超过六成以上生活在农村。也就是说,仅我国农村老年人口就超过了1个亿。和城里的老人比起来,农村老人是如何养老的?今天我们就跟随记者到黑龙江的农村看一看。

(一)71岁的赵申 90岁的爹

在黑龙江省双城市幸福乡久援村,赵申和妻子正在桌前吃饭。时至中午,墙上的挂钟兀自响起。

“我们俩就暂时自己过,不能和儿女一起过。这么大岁数了,活一天算一天吧。”赵大爷叹着气说。已经中午12点了,虽然早就饿了,赵大爷老两口还是放弃了生火做饭,妻子南淑君端出了早上剩下的饭菜,剩菜只剩下一个盘子底儿,老两口还是勉强对付着,过日子,对赵大爷老两口来说,就是一分一厘地从牙缝中节省着。“别的不花可以,吃饭这玩意,不花钱不行。”

赵申今年已经71岁了,妻子南淑君也已经68岁,老两口在家门口的土地里忙碌了一辈子,现在家里这些摆设就是他们一生的积蓄,虽然有孩子,但养老,是他们老两口自己的事。

赵申夫妇有四个孩子,两个儿子早已经分家单过,孩子们的生活也不好过,没能分到承包田,只能靠四处打工维持生计。老俩口的年纪现在也越来越大,年轻时铲一垄地大气不喘,现在得歇上好几次,这农活,赵大爷越来越干不动了。

种地虽然累,但每年种玉米都能有6000多元的收入。听说玉米地里起了粘虫,赵申特别着急,往年的这个时候,这片玉米地已经是丰收在望了。而今年,这片玉米地究竟能收入多少,赵申心里一点也没底。

钱不好挣,物价却越来越高,他和老伴过日子也只能精打细算,一点一滴地省着。生活中,油盐酱醋,啥都得花钱。而老两口寻思着,有些该买的东西,像水果、副食这类,就必须要买,而有些不该买的东西,能省也就省下了。

为了多赚些钱贴补家用,70多岁的赵申每年都会到外面打工。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老赵却很难找到合适的活干。听说哈尔滨的一个工地缺人,他决定,到工地上碰碰运气。结果果然不出所料,工地上的工头很干脆地回绝了赵申,他认为,赵申年纪太大,干不了活。软磨硬泡了多时,最终,赵申还是没能打动工头。没有找到活干的他很失望,连中午饭也没吃。

傍晚,奔波了一天一无所获的赵申回到村里,顺便到弟弟家看一眼老父亲,父亲今年已经九十岁了,腿脚有些不灵便,一直和弟弟一家生活一起。老父亲告诉记者,他就靠几个儿子给的钱接济生活。

赵申自己也慢慢老了,他认为,每年给父亲500元钱,虽然不能让父亲过上幸福的生活,但多少都是个心意。

不过,生活中也有好消息,从2010年7月开始,黑龙江省给所有80至89周岁的低收入家庭中的老年人,以及所有90周岁以上老年人发放高龄津贴,每人每月补贴100元。赵申的老父亲赵福成年底过完生日,就能领到这每月100元钱。不过私下里,赵福成还是有些想不通,因为村子里能活到九十的老人并不多,这门槛有点高。但有总比没有强。这样一个孤独的老人,总爱独自坐在大门前,望着远方,似乎默默在心底一天一天数着盼着年底的到来。

71岁的赵申还要四处张罗打工,赡养自己90岁的老父亲。农村老人的养老能不能找到一条有别于“养儿防老”的新道路?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从2009年开始试点,已经惠及到众多的农村老人。但在一些没有实行试点的地区,一些参加“老农保”的农村老人拿着每个月三角钱的养老金,他们在翘首企盼“新农保”早些实施。

(二)三角钱的养老金

在黑龙江省双城市幸福乡久援村里,老供销社的牌子已经满是沧桑。门口有根电线杆,上面树着一个扩音喇叭,在这个人烟寂寥之处,显得有些孤独。

久援村有将近1000户人家,登记人口有3000多人,其中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有320人,几乎占到了全村人口的十分之一。在久援村很多人的记忆中,多年前,村里曾经集体代缴过养老保险。几年前,村里也有人领到过养老金。

赵申告诉记者,几年前,他倒也领过养老保险金,在供销社的民政处,领了12块钱。后来有一天,会计部通知说有51块钱,说是送到赵申家里来,但后来也就没了音讯。

记者看到,赵申的养老金领取证上写着“月领款额度1元”。赵申记得,2005年发放过一次,后来2007年又领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领取过。和赵申同住一个村的张海亭,翻出很多年前发下来的《养老金领取证》,领取证上写着,他每个月领的养老金是3角钱,从2005年到2007年,他先后领过三次,拿到手里的养老金一共是21.6元。并且,这几年,就这点养老金,也都没信了。

张海亭说,这点养老金根本什么都干不了。他和妻子没有分到土地,只分到了三亩多的口粮田。为了生活,他现在只好在一家工厂看门,每月的工资是800元钱。当记者问及,如果真有一天不能动弹的打算时,张海亭说,“那也没招,国家能给就给,不能给就等着。”

一想到自己年龄再大一些怎么办?张海亭便更加伤心。虽然孩子们都还算孝顺,也经常来看望他。但张海亭明白,也不能完全指望儿子,42岁的儿子没能分到土地,只能靠打工,孙子还在上学。

每个月领三角钱的养老金,张海亭感到特别无奈。过惯节俭日子的张海亭,每个月赚的800块钱,除了吃饭和给老伴买药之外,几乎剩不下什么钱,但张海亭还是会省吃俭用,希望攒下一部分。“这阵子已经告诉子女,等到我不能动弹的那一天,供点饭吃,咱也就知足了。等到死的那天,上火葬场还得好几千。这辈子哪怕不能给子女留点,也不能让他们借款。”

许长柏是当年村里的会计,他清楚地记得,在1996 和1997年,上级部门要求各村参加养老保险,通过村集体,每名有劳动能力的成年人缴纳48元的参保费,当时还收了两元钱的办证费。他告诉记者,当时村里一年一共收缴了一万四千多。“结果到现在,也没人管这事,也没人返钱。钱还在那扔着,没人管。”

关月丰,是久援村现在的会计,他从家中的柜子里拿出当年的账本,账本显示,在1995年底和1996年,久援村的三百多户村民连续两年参加了“养老保险”,每人缴纳了96元钱,1996年后,上面不再要求,村民也就没有再交过钱,到2005年,村里有交钱的人年龄到了60岁,这笔养老金开始发放,但钱少得可怜。“比如张海亭,一月领3毛钱,已领48个月,一共14.4元。”

双城市幸福乡的民政助理陈丽文告诉记者,当年农民参加的这个养老保险叫“老农保”。这笔钱是通过幸福乡为双城市农保中心代发。目前,2011年的这笔养老金已经发放到幸福乡,钱也一直放在陈丽文柜子里,但因为每个领取人的金额实在太少,只有几角钱,村民来领取的积极性并不高,很多人根本就不来领。

双城市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管理中心主任阴法宇解释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为了解决农民的养老问题,在全国推行农民养老试点“老农保”,基本做法是村民每年按照一定数额缴纳养老保险金,年满60周岁以后,养老金会逐年返还。当时双城市参保的人员有7.3万人,现在滚存的沉淀资金为1000多万元。每年黑龙江省农保中心都会往下分配这笔养老金,但发放过程中难度极大,行政成本就吃不消,目前有关部门正在研究解决方案。

双城市幸福乡久援村的村民们说,老农保领不到多少钱,大家都几乎忘了这事,周围很多地方都有了新农保。罗正志一边抽着烟袋,一边对记者这样描述他现在的心态,“就是混一天算一天,别的地方都给了新农保,我们这里就是没有。”

2012 年七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宣布,将在年底前实现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全覆盖,由中央财政出资,年满60周岁的农村居民每个月将会领到55元的基本养老金。在双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农保中心,农村60周岁以上老年人的电子信息已经录入完毕,在档案室,纸质的档案也码放得整整齐齐。阴法宇认为,如果国家基础养老金到位的话,一周之内,养老金都可以发放到老百姓手里。今年他们的任务,就是保证60周岁以上老年人的养老金发放到位。

而在另一个地方――黑龙江省望奎县,新农保试点从2011年开始已经实行一年,参保率已经达到86%,有4.2万农民领取按月领取55元的基础养老金。这里的情形与久援村大不相同。现在,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望奎县的情况。

(三)常江的晚年生活

今年74岁的常江,生活在黑龙江省望奎县信三村,这段时间,他正在别人家地里干农活,把这些万寿菊摘下来,再把麻袋装到四轮车上,这样他一小时能赚十块钱。他乐呵呵地告诉记者,“一小时十元,十个小时就100,十二个小时就120.”

最让常江高兴的是,去年打工赚了一千八百多块钱。如今,74岁的他只能在村中做一些零散的活儿,赚些钱贴补家用。因为收入都数得过来,过日子也就需要省吃俭用。

常江老两口已经没有能力再种地了,他们把自己家里的地租出去,每年会有4400元钱的收入。对于养老这事,常江老两口并不愿多提。因为儿女都没能分到土地,在外地打工的他们都还不富裕。常江和老伴只能住在老房子里,逢年过节,有的时候孩子也回不来。但显然,自己老了,还是需要到孩子家去养老。

从去年七月份开始,常江老俩口每个月能拿到国家发的基本养老金,每人55元。这些钱虽然不多,但还可以买些米面,买粮食总归是够的。

常江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生病,去年妻子生病花了两万多,虽然参加了“新农合”,药费报销了70%,但自己承担的部分,再加上护理吃饭的开销,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常江说,他现在最怕的,是自己将来不能动的那一天。他告诉记者,“有病都不怕,死也不怕,就怕不死不活的,不好整。”

闲下的时候,常江会到村头转转,有时会和同龄的村民聊聊天。衰老,是他们不愿提起的话题……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60岁和60岁以上老年人已经达1.7765亿,其中有6成生活在农村,人数已经超过1个亿。

半小时观察:警惕新农保走“老”路

成都到乌鲁木齐货运物流

运输小汽车

重庆托运二手车

拉萨托运越野车

相关阅读